主要屯放个人写的文撸的图
资深腐,科幻爱好者,工科出身
新入了手办和粘土坑,可能会po娃图

混迹晋江和长佩,id同名
除了丢图丢文日常装死

学长那篇文传不上来了...

如题,《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》第七章文字版和图片版都被和谐了,照这尺度的话后面几章想都不用想了(明明没有很那啥的......)

如果想继续看的话可以去jj或长佩搜我名字。

我等下开个新坑吧。

9月份要飞去英国读书,事情比较多,开坑可能也更的不稳定,不过我只是出于兴趣写文啦,其他的不重要。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6

  这是街上最热闹的一天。

  斐良走在去往城隍庙的街市上,人头攒动,随便跟在一处人潮后面就可以围观精彩曲艺。斐良并不讨厌热闹,走马观花中,市井的气息让人非常自在。

  手艺人的场子搭起来了,他挤在孩子们后面看一场皮影戏。做工精致的皮影辗转反侧,引得孩子们或叫或闹。斐良想如果学长在这,一定会皱着眉头远离这噪声源,然后等戏演完,又假装随口问道结局怎么样了。

  演的应该是历史剧,小观众们只是看着皮影的动作发笑,斐良却从荒诞的表演中看出隐约悲凉,他后知后觉地发现,其实表演给孩子看的剧对大人也应有年龄限制。封面标注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5

  斐良的老家位于城郊,是这座繁华城市难得僻静的去处。新加宽的柏油路平坦干净,少了商业化的宣传广告,这里的植被也生长地恣意妄为。

  车子驶进村巷,每家每户门前张贴着喜气洋洋的春联。斐良小时候跟很多小朋友在这些狭窄的巷道里追逐打闹,这些年过去,即便有新的小朋友加入,街头巷尾也变得冷清许多。村子后面是一片外观朴素的复式小别墅,斐良的外婆便迁居于此,因为父母有意退休之后也搬过来,所以特意选了宽敞的户型。

  斐良按响门铃,耐心地等年迈外婆一步一步挪过来开门。

  “外婆过年好!”带着清爽笑容的大男孩一把抱住这个瘦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4

“斐良哥哥好!”

  只有四五岁的小弟弟一蹦一跳进了门,斐妈妈喜笑颜开地捏起他粉扑扑的小脸蛋。斐良拿出囤好的零食大礼包,陪弟弟坐在超大液晶屏前点播动画片看。

  小弟弟还算懂事,没有大人看着也不乱翻东西,就是把斐良小时候最喜欢的积木弄的全是口水,斐良心里发愁这些玩具要怎么清洗。

“学长,你喜欢小孩子吗?”

【不喜欢】

【小孩子很吵,但是过年有孩子来还是要出去陪,不然太不礼貌】

“嗯...我们家孩子不多,但是每次来都点名要我陪。”

【你很受孩子欢迎啊】

【[那你很棒棒哦.jpg]】

【听说开朗的人会招孩子喜欢】

“那学长你喜欢开朗的人吗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3

  斐良应邀去参加同学聚会,因为是在家附近的大学同学聚一聚,彼此都聊得来,不像初高中同学会那么尴尬,斐良倒是没怎么推辞就答应了。

  地点选在一家价位稍高的酒店,私人包厢还算安静,来的人不多,大家围坐一桌,啤酒和饮料混点,斐良趁机多点了几个高档海鲜餐。

  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,所以也就省去了那些令人牙酸的恭维和客套。坐在斐良邻座的友人A是数学系的,斐良之前听说他刚斩获大挑奖项,于是先敬他一杯。

  其他的或同级或学弟,也纷纷对大挑表示了兴趣,要求友人A讲讲经历。

  友人A连忙摆手谦虚: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2

  斐良一家聚在餐桌周围享用午餐。

  斐妈妈做了清淡的鱼汤,斐良正吃得津津有味时,她擦了擦嘴,忧心忡忡地看着斐良。

  “斐良,你什么时候也学学做饭吧,不然出去以后一个人怎么办啊?”

  斐良眼睛盯着鱼尾企图回避问题:“我会做沙拉就能活了。”

  猝不及防头顶挨了一下,原来是斐爸爸卷起旧杂志轻敲了他脑袋,“就会做沙拉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人?老外是不会吃才不会做,你这这么会吃的,离了中国菜你以为能活几天?”

  斐良本来心情放松地吃鱼,现在只能心情紧张地吃鱼,生怕连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1

留学圈小甜饼。

本来是两个受害者惺惺相惜的故事,不知为何展开成了意淫狂魔的可疑幻想,羞耻度满满。

禁欲学长X男神学弟,短篇,HE预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妈,我散步回来了。”

  一个穿着棕色厚夹克的大男孩走进玄关,摘下围了三圈的围脖,一面向着厨房喊话一面揉了揉微红的脸蛋。

  “回来了啊,斐良,记得给妈妈带火腿吗?”

  “诺。”被称作斐良的大男孩将一个塑料袋挂在橱柜架上,“要帮忙吗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番外二

“你听清没?听清了就赶紧改了...哎哎,你别走,你给我回来!”

  那人推门离去毫不犹豫,剩下旬躬行一脸震惊地留在原地。吉枣赶紧上去缓解气氛:“哥,消消气,消消气,生气伤身体啊。”

  “消气?我怎么消气!”旬躬行扯开领带坐到沙发上,“这小子竟然在实验室偷偷注射兴奋剂,就算是为了工作也太不懂事了,我说他几句有错吗?”

  “哥,你知道他就那样,”吉枣陪着笑给旬躬行捶肩,“人前只会生闷气,回头肯定马上就改好了。”

  旬躬行深呼吸一口,顿觉委屈至极。双亲去世之后,他又当爹又当妈又当哥,本以为捧在手心里的亲弟是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番外一

“嗯......”

  一阵饭香把吉枣叫醒,胡乱揉了把脸,嘟哝了句“醒了醒了。”

  床头柜上的闹钟识别完这段语音,自动关闭了香味来源。尽管这个时代的工作时间相对来言比较宽松,但对于吉枣这类喜欢赖床的人群来说,个性化定制的闹钟服务还是必不可少。

  只不过当吉枣拿妈妈做的炒饭香味录入存储卡的时候,顾无言还是止不住大笑:“你是小学生吗?”

  吉枣翻了个身,身旁的被子鼓鼓囊囊的,随着呼吸一起一伏。

  这还真是罕见,一般吉枣起床的时候那人早就走了,而且他的实验室也没有什么法定节假日概念,...

下班回本丸的咪醬发现惊人一幕,劫持小咪的罪魁祸首竟然是!!!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60

“新X社报道,考古学家使用新技术终于开启了歆梓区古墓主棺椁,据在场人员所述,陪葬品中一枚纹路复杂的黑色符石尤为瞩目,但是在接触空气的一瞬间自燃消失了。详细情况请等待我们的跟踪报道。”

  电视画面戛然而止,高大男子将遥控器放到电视机顶。“蓓蓓,刚生完孩子看什么电视,安心躺着,需要什么跟我说。”  

  病床上,女人有些赌气地踢了下被子:“躺着,躺着!每天就是躺着!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这么玄幻的新闻还不让我看了!”

  男人两条剑眉拧成一团,总感觉当了爸爸之后就经常是这个表情。他坐到女人床边,轻轻搂住她的肩,说:“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9

   分不清是血迹还是花瓣,樱红色的碎屑纷纷扬扬,在脚下堆积如山。暗淡蓝光充斥着空旷房间,夹杂着信号中断时的黑白雪花。顾无言坐在床边,面向舱门的方向,看着这个静态的画面渐渐扭曲,在视野中不停旋转。

  “额......”他使劲捏了下内眼角。兴奋剂效用消退,顾无言的精神状态变得极不稳定。又得加大剂量了吗...顾无言摸了摸实验服口袋,里面空空如也。习惯了思路清晰的亢奋情绪,现在突然平静下来,竟有点手足无措。

  叹了口气,顾无言觉得有必要去补充一些。

  “呼——”温热的吐吸呼在顾无言手背,他低下头,少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8

  温度合适,身下的床垫也很舒服。

  吉枣伸了个懒腰,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。

  躺在他身侧的男人呼吸均匀,还未来得及脱下实验服,双手环抱着吉枣的右臂,眉目舒展,看上去很是乖巧。

  竟然要抱着什么东西才能睡着,简直像小孩子一样。吉枣笑了笑,伸出手去触摸他的眼睑。手掌干燥,丝毫没有粘稠腥臭的液体残留。

  粘稠的,温热的......某种液体。

  吉枣突然惊醒,冒着热血的尸体好似还在自己眼前,“啊——啊!”

  一只微凉的大手包裹住他,顾无言单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7

 “还是没消息吗?”

  男人烦躁地扯开领结,走到落地窗边,眺望着广袤的钢铁森林。

  秘书慌张地收拾起打翻在地的文件夹,小声开口:“温总,这起人口失踪案牵扯太多,跟他有关的人也都下落不明了,您父亲那边希望您还是尽早放弃......”

  上司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,似乎对自己一席话充耳不闻。秘书撇了下嘴,温总要找的人在数据库里没有任何资料,是不是存在过都不能证实,付出再多努力都是徒劳,把这些精力用在工作上岂不更好?

  可是谁叫他有权有势,最后还不是苦了他们这些认真做事的人。秘书不再多言,退出门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6

  世界是一条缝隙。

  光线昏暗,黑白一片。晃了几晃,淡蓝色冷光的环境渐渐清晰。

  完全睁开眼睛之后,吉枣一个激灵清醒过来。

  摸着墙体站起来,活动了下手脚,没有受伤,头脑里也很清爽,甚至觉得昏迷之前的沉重感觉也不翼而飞。看来那管注射剂,真的只有镇静作用。

  环顾四周,废弃实验室内只有他一人。

  对了,他们被警卫机器人偷袭,它带走了旬躬亲。吉枣扒开门缝,向着他被带走的方向眺望,昏暗走廊狭长幽闭。他不敢大声叫喊旬躬亲的名字,还不知道有多少电子眼在暗中窥伺。...

1 / 6

© 绅士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