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要屯放个人写的文撸的图
资深腐,科幻爱好者,工科出身
新入了手办和粘土坑,可能会po娃图

混迹晋江和长佩,id同名
除了丢图丢文日常装死

【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】Chapter007

  这次旅游可算是走得比较远的了,看到了许多与雪山不一样的风景。虽然说没找到几只在外游荡的兽,让雪狮子见识见识外界的兽长什么样子。

  不过呢,认识了一只圆滚滚的兽,态度友善,说话方式也很有趣,等回去可以在给弟弟的信中重点强调一下。雪狮子美滋滋地想。

  峡谷末端渐渐开阔,雪狮子四下观望,这里山的形状与雪山十分不同,东零西落,尖锐扭曲,雪层剥落的地方露出黢黑的表面。但就大小而言,这些跟雪山比起来只能算是肿包。

  “真是奇景......”雪狮子穿梭在风蚀岩林中,脚下隐隐有热量传来,虽然他习惯了严寒,但作为恒温...

【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】Chapter006

  雪片覆盖了地表,峰峦、峡谷,原本形态万千的地貌纷纷被伪装成温柔的白。游戏世界本没有季节变化的设定,雪景程序的写入让景色焕然一新。气温骤然降低,虽然没有真实的雪那么冰冷,但还是让很多习惯常温的兽很不适应,蛰伏在巢穴里观望。

  当然也有一些例外。

  “啊,近来真是舒适......”雪白的身影立于山巅,暴风雪正在凝聚,狂风吹乱他威武的鬃毛,“机会难得,吾正当远游。”


  篝火安稳地燃烧着,噼啪声被外界的风雪声遮盖,在冰天雪地中这一点小小的温暖摇摇欲坠。火光盈满漆黑洞穴,连带着四周兽的影子也跳...

【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】Chapter005

  囫囵从空中掠过,全身被严严实实地包裹在一双龙爪中。

  粗糙的皮肤摩擦着他的伤口,他被捏住动弹不得,只有露出指缝的毛随着风作波浪状摆动。仰头大吼了几声,没有得到回应。龙身上混合着铁锈味的气息环绕着他,还有他脚趾过高的体温,渐渐让囫囵从战栗中冷静下来。

  就像被他翅膀包裹起来那时候一样,感受到他在周围,便使人安心,仿佛自己是被保护着的。囫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太弱小了,才会对这种感觉欲罢不能。

  龙窟一晃而过,眼下焦土绵延百里,这里没有厮杀的时候,就透露出一种荒芜的美感。囫囵想到,每当夜里,一轮满月映衬...

【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】Chapter004

  枯木穿过龟裂的土地扭曲生长,烈日炎炎,飞沙走石。

  飓风中心,不断升高的气温形成超低气压,催促飓风裹挟碎石形成涡旋,速度之快,仿佛连石壁都能割裂。风墙之后,庞然巨兽的身影若隐若现,双翼大张,引颈长鸣,声压让在场所有人类不得不捂住耳朵,然而鼓膜的共振还是让脑内一阵剧痛。

  “这是......”AT4621伸手抵在前额,眺望着,随即脸色大变,“不好!”

  他不再恋战,背起大剑顺着藤蔓滑下悬崖,赶去队友身边。爱斯瑞尔虽然有与他一决胜负之心,但也明白此时保护混沌的安全最重要——一旦混沌被击败,他们就算挑战成...

【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】Chapter003

 “啊...嗯...好舒服...”身体的摩擦愈演愈烈,炽热空气配合着低哑的嗓音暧昧异常“对...就是那...嗯...囵囵...好厉害...”恶龙浑身颤栗,享受地眯起了眼睛。

  “还真夸张,以前从来没有人给你抓过背吗?”囫囵坐在混沌背上用前爪给他抓痒。

  “没有啊。”恶龙叹了口气:“我每次跟爱斯瑞尔说我痒,他就掏出弩炮来说,皮痒,打一顿就没事了。”大概是抓到关键处,龙舒服得轰隆隆笑起来“前辈啊,我怀疑有什么寄生在我鳞片下了,最近总是痒。”

  囫囵加大了抓挠的力度,“不管是什么在你鳞片下早就烧成灰了,也就是我抗火,才...

【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】Chapter002

   飘渺的云层模糊了囫囵的视野,他极目远眺,脚下就是万丈深渊,他所喜欢的丛林,溪流,灌木和治疗泉水,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不过是一团阴影。

  “没想到我的地图这么小。”他叹了口气,气息消融在呼啸的风里。

  “因为囵囵你就很小嘛~”脚下传来混沌沙哑的声音,听上去却很遥远。

  囫囵觉得有点头晕,跺了跺脚:“好了,我看够了。降落吧,我头晕。”

  稳稳落在丛林边缘,混沌张开一侧翅膀接触地面,好让背上的囫囵顺利跑下来。“囵囵不是说想飞上天看看吗,怎么这么一会儿就看够了?”...


【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】Chapter001

“欢迎进入土球兽副本,勇者。”

  女性提示音过后,几个中世纪骑士风格打扮的年轻人凭空出现在丛林中。簌簌的风从他们脸颊旁刮过,野兽的嘶吼若隐若现,他们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武器。

  附近的矮灌木动了动,树叶间藏匿着一双反射凶光的眼睛。突然,一只圆滚滚的怪兽窜出,扑向其中一人,那人眼疾手快,反手用厚重的盾牌挡住攻击。其他几人快速散开,背着弓箭的勇者赶紧跑到远处瞄准,手持大剑的勇者紧跟怪兽。所幸被袭击的勇者主司防御,所以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。

  怪兽被弹开,愤怒的回身冲着盾甲勇者吼叫,只见他身形是人类的三倍左右,厚厚的栗棕色毛发覆盖全身...

【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】文案

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忙不能不挖坑

总之,先把新坑的文案放上来。


《恶龙伤人,请勿靠近!》

更新后,难度MAX的顶级精英BOSS介绍多了一行字:与新手怪XX的关系似乎不错。

等等,你说的是那个初级装备就能刷,没事喜欢摊开肚皮晒太阳的新手怪XX?

大多数玩家在官网灌水区议论“游戏制作方又在套路我们”时,却忽略了更为关键的问题。

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大明星真是传闻的样子吗?

世界尽头有什么让你怀念或是惧怕的东西吗?

窄小的副本,纯白的雪域,永不面世的华丽王城,也有熔岩遍地,神话起源,半缘寒霜半缘春的未知之地。在这个世界里,人则活的像人,兽则活的像兽。

以及新手怪被逼急了也是会出bug...

学长那篇文传不上来了...

如题,《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》第七章文字版和图片版都被和谐了,照这尺度的话后面几章想都不用想了(明明没有很那啥的......)

如果想继续看的话可以去jj或长佩搜我名字。

我等下开个新坑吧。

9月份要飞去英国读书,事情比较多,开坑可能也更的不稳定,不过我只是出于兴趣写文啦,其他的不重要。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6

  这是街上最热闹的一天。

  斐良走在去往城隍庙的街市上,人头攒动,随便跟在一处人潮后面就可以围观精彩曲艺。斐良并不讨厌热闹,走马观花中,市井的气息让人非常自在。

  手艺人的场子搭起来了,他挤在孩子们后面看一场皮影戏。做工精致的皮影辗转反侧,引得孩子们或叫或闹。斐良想如果学长在这,一定会皱着眉头远离这噪声源,然后等戏演完,又假装随口问道结局怎么样了。

  演的应该是历史剧,小观众们只是看着皮影的动作发笑,斐良却从荒诞的表演中看出隐约悲凉,他后知后觉地发现,其实表演给孩子看的剧对大人也应有年龄限制。封面标注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5

  斐良的老家位于城郊,是这座繁华城市难得僻静的去处。新加宽的柏油路平坦干净,少了商业化的宣传广告,这里的植被也生长地恣意妄为。

  车子驶进村巷,每家每户门前张贴着喜气洋洋的春联。斐良小时候跟很多小朋友在这些狭窄的巷道里追逐打闹,这些年过去,即便有新的小朋友加入,街头巷尾也变得冷清许多。村子后面是一片外观朴素的复式小别墅,斐良的外婆便迁居于此,因为父母有意退休之后也搬过来,所以特意选了宽敞的户型。

  斐良按响门铃,耐心地等年迈外婆一步一步挪过来开门。

  “外婆过年好!”带着清爽笑容的大男孩一把抱住这个瘦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4

“斐良哥哥好!”

  只有四五岁的小弟弟一蹦一跳进了门,斐妈妈喜笑颜开地捏起他粉扑扑的小脸蛋。斐良拿出囤好的零食大礼包,陪弟弟坐在超大液晶屏前点播动画片看。

  小弟弟还算懂事,没有大人看着也不乱翻东西,就是把斐良小时候最喜欢的积木弄的全是口水,斐良心里发愁这些玩具要怎么清洗。

“学长,你喜欢小孩子吗?”

【不喜欢】

【小孩子很吵,但是过年有孩子来还是要出去陪,不然太不礼貌】

“嗯...我们家孩子不多,但是每次来都点名要我陪。”

【你很受孩子欢迎啊】

【[那你很棒棒哦.jpg]】

【听说开朗的人会招孩子喜欢】

“那学长你喜欢开朗的人吗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3

  斐良应邀去参加同学聚会,因为是在家附近的大学同学聚一聚,彼此都聊得来,不像初高中同学会那么尴尬,斐良倒是没怎么推辞就答应了。

  地点选在一家价位稍高的酒店,私人包厢还算安静,来的人不多,大家围坐一桌,啤酒和饮料混点,斐良趁机多点了几个高档海鲜餐。

  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,所以也就省去了那些令人牙酸的恭维和客套。坐在斐良邻座的友人A是数学系的,斐良之前听说他刚斩获大挑奖项,于是先敬他一杯。

  其他的或同级或学弟,也纷纷对大挑表示了兴趣,要求友人A讲讲经历。

  友人A连忙摆手谦虚: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2

  斐良一家聚在餐桌周围享用午餐。

  斐妈妈做了清淡的鱼汤,斐良正吃得津津有味时,她擦了擦嘴,忧心忡忡地看着斐良。

  “斐良,你什么时候也学学做饭吧,不然出去以后一个人怎么办啊?”

  斐良眼睛盯着鱼尾企图回避问题:“我会做沙拉就能活了。”

  猝不及防头顶挨了一下,原来是斐爸爸卷起旧杂志轻敲了他脑袋,“就会做沙拉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人?老外是不会吃才不会做,你这这么会吃的,离了中国菜你以为能活几天?”

  斐良本来心情放松地吃鱼,现在只能心情紧张地吃鱼,生怕连...

【你也被那个学长骚扰了吗】Chapter001

留学圈小甜饼。

本来是两个受害者惺惺相惜的故事,不知为何展开成了意淫狂魔的可疑幻想,羞耻度满满。

禁欲学长X男神学弟,短篇,HE预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妈,我散步回来了。”

  一个穿着棕色厚夹克的大男孩走进玄关,摘下围了三圈的围脖,一面向着厨房喊话一面揉了揉微红的脸蛋。

  “回来了啊,斐良,记得给妈妈带火腿吗?”

  “诺。”被称作斐良的大男孩将一个塑料袋挂在橱柜架上,“要帮忙吗...

1 / 6

© 绅士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