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要屯放个人写的文撸的图
资深腐,科幻爱好者,工科出身
新入了手办和粘土坑,可能会po娃图

混迹晋江和长佩,id同名
除了丢图丢文日常装死

下班回本丸的咪醬发现惊人一幕,劫持小咪的罪魁祸首竟然是!!!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60

“新X社报道,考古学家使用新技术终于开启了歆梓区古墓主棺椁,据在场人员所述,陪葬品中一枚纹路复杂的黑色符石尤为瞩目,但是在接触空气的一瞬间自燃消失了。详细情况请等待我们的跟踪报道。”

  电视画面戛然而止,高大男子将遥控器放到电视机顶。“蓓蓓,刚生完孩子看什么电视,安心躺着,需要什么跟我说。”  

  病床上,女人有些赌气地踢了下被子:“躺着,躺着!每天就是躺着!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这么玄幻的新闻还不让我看了!”

  男人两条剑眉拧成一团,总感觉当了爸爸之后就经常是这个表情。他坐到女人床边,轻轻搂住她的肩,说:“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9

   分不清是血迹还是花瓣,樱红色的碎屑纷纷扬扬,在脚下堆积如山。暗淡蓝光充斥着空旷房间,夹杂着信号中断时的黑白雪花。顾无言坐在床边,面向舱门的方向,看着这个静态的画面渐渐扭曲,在视野中不停旋转。

  “额......”他使劲捏了下内眼角。兴奋剂效用消退,顾无言的精神状态变得极不稳定。又得加大剂量了吗...顾无言摸了摸实验服口袋,里面空空如也。习惯了思路清晰的亢奋情绪,现在突然平静下来,竟有点手足无措。

  叹了口气,顾无言觉得有必要去补充一些。

  “呼——”温热的吐吸呼在顾无言手背,他低下头,少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8

  温度合适,身下的床垫也很舒服。

  吉枣伸了个懒腰,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。

  躺在他身侧的男人呼吸均匀,还未来得及脱下实验服,双手环抱着吉枣的右臂,眉目舒展,看上去很是乖巧。

  竟然要抱着什么东西才能睡着,简直像小孩子一样。吉枣笑了笑,伸出手去触摸他的眼睑。手掌干燥,丝毫没有粘稠腥臭的液体残留。

  粘稠的,温热的......某种液体。

  吉枣突然惊醒,冒着热血的尸体好似还在自己眼前,“啊——啊!”

  一只微凉的大手包裹住他,顾无言单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7

 “还是没消息吗?”

  男人烦躁地扯开领结,走到落地窗边,眺望着广袤的钢铁森林。

  秘书慌张地收拾起打翻在地的文件夹,小声开口:“温总,这起人口失踪案牵扯太多,跟他有关的人也都下落不明了,您父亲那边希望您还是尽早放弃......”

  上司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,似乎对自己一席话充耳不闻。秘书撇了下嘴,温总要找的人在数据库里没有任何资料,是不是存在过都不能证实,付出再多努力都是徒劳,把这些精力用在工作上岂不更好?

  可是谁叫他有权有势,最后还不是苦了他们这些认真做事的人。秘书不再多言,退出门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6

  世界是一条缝隙。

  光线昏暗,黑白一片。晃了几晃,淡蓝色冷光的环境渐渐清晰。

  完全睁开眼睛之后,吉枣一个激灵清醒过来。

  摸着墙体站起来,活动了下手脚,没有受伤,头脑里也很清爽,甚至觉得昏迷之前的沉重感觉也不翼而飞。看来那管注射剂,真的只有镇静作用。

  环顾四周,废弃实验室内只有他一人。

  对了,他们被警卫机器人偷袭,它带走了旬躬亲。吉枣扒开门缝,向着他被带走的方向眺望,昏暗走廊狭长幽闭。他不敢大声叫喊旬躬亲的名字,还不知道有多少电子眼在暗中窥伺。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5

 “嗯?这里也没有。”旬躬亲挨个查看了无菌舱后说道。他们认真搜刮了沿途所有可能的藏匿地点,将被旬躬亲划为重点搜查的实验室翻了个遍。

  旬躬亲抱臂,深深皱起眉头,“这可难办了,不放在实验室他还能放哪儿呢,其他地方的安保设施都没有实验室好吧......”

  “说不定...”吉枣小声地提建议,“说不定放在卧室?”因为他自己的符石就是随意放在书桌上。

  “怎么会?”旬躬亲疑惑地看向他,说道:“那么重要的东西,我怎么会放在警卫机器人禁止进入的卧室呢?”看起来吉枣还想说些什么,被旬躬亲打断,语气烦躁:“我说你啊,到底在期待什...

大家好,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光忠的手套

【今天也在不遗余力地吸着咪醬】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4

 “好了,现在我们只要找到那个,就可以永远跟这里说再见了。”

  “哪个?”吉枣不明所以。

  旬躬亲眉头微皱,吉枣看得出他又在为他的智商发愁了,“顾无言的符石啊,把那个带回过去,和我的一起扔了,让这所有的事恢复正常吧。”他想了想又补充道:“就目前来看,能在过去未来间来去自如全凭持有人,就比如你,没了石头只有跟我一起才能回去。他没了石头就一定回不去了。”

  “就这样?那实验室里的那些人...”

  旬躬亲打断他:“那就只能算他们倒霉了。你也知道的吧,他们离开这里是活不了的。”...
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3

  顾无言做好午饭的时候,发现吉枣是清醒的。这个发现令他雀跃不已,甚至有点小鹿乱撞了。他把食物送入卧室,吉枣自己就吃起来了。顾无言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吉枣主动做什么事,一时之间竟有点失落。照顾他没有意识的身体,给他喂饭,给他清洁欢爱后的痕迹,做这些事的时候他其实是很享受的。

  他喜欢吉枣清醒的样子,也喜欢他无知无觉的样子,喜欢他穿着白色礼服意气风发的样子,也喜欢他身体残缺痛苦绝望的样子,喜欢他现在的样子,也喜欢他过去的样子。

  他的爱是如此全面,包罗万象。

  他唯独不喜欢吉枣成为别人东西时的样子。...
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2

  红色激光束指出一条崎岖轨迹,旬躬亲说:“沿着这轨迹走,解锁尽头的门,进去就是实验室了。”

  两人一路走到这里,不知多少次与警卫机器人擦肩而过,全靠旬躬亲强大的记忆力避开轨道。随着危险和复杂程度的提升,吉枣觉得旬躬亲来这里那么久都没有被发现过真是个奇迹。

  “这个,怎么解锁?”站在门前,吉枣转头问旬躬亲。

  旬躬亲打开口袋里的通讯器,迅速调出几个密码组合。“这里所有重要枢纽都是视网膜和指纹识别的,其实这种感官识别的精度非常高,如果没有事先替换掉识别系统的存储数据,别的人根本潜入不了。但对我来说就很容易...

Chapter051每次审核都通不过我也很绝望啊!

在哪里都不能自由自在地飙车啊真的是【可是这一章明明没有飙车的说】

目前只有在长佩没被警告了......如果觉得看的不爽可以去长佩搜我名字【比心】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50

  他摇摇晃晃从酒吧走出来的时候,天空晦暗,笼罩于夜空的雾霾连路灯的光都无法透过。

  他身上分文没有,所以才被酒吧老板赶出来。空气污浊,深夜公路上人烟稀少,偶尔飞驰而过的电能车,在靠近他身边时紧急避让,推进器喷出热气灼伤了他的手臂。

  他沿公路漫步,酒气熏天,嘴里嘟嘟囔囔地叫骂。经过立交桥,他靠着柱子坐在地上,空酒瓶子歪倒在身旁。

  一群老鼠受惊,乌泱乌泱跑过他脚边。

  城市里的老鼠很罕见,在各种强力灭鼠设施下几乎销声匿迹。现在这批到处抢食逃窜的,大约是最后的幸存者。...
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49

  “穿上这个。”旬躬亲将一套衣服拿给吉枣。

  “啊?你从哪儿找到的啊?”吉枣看着这套并不完整的衣服,其实主要部件是双肩双膝以及背部的芯片连接而成,他在旬躬亲的帮助下套在自己衣服外部。

  这里气温舒适,只穿一件单衣也不觉得冷。而且他听了旬躬亲的建议,穿了收口的单衣和运动裤,旬躬亲说免得肥大的衣服被什么仪器勾住。

  两人穿戴完毕,旬躬亲示意吉枣跟在自己身后,“这外套装有信号干扰装置,在摄像头传输的画面中,我们是隐形的。”

  吉枣张大嘴:“这么厉害?那我们还这么小心翼翼干什么,想去哪...

【与你相爱在时光之外】Chapter048

“如果你想知道他的事,来找我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
  那天旬躬亲的反应让吉枣大为震惊,以至于后来他怎么离开的都记不起了。他竟然知道那个人的存在,竟然相信了时空穿越,而且好像比吉枣了解的还要详细。

  吉枣自认生活得规规矩矩,从没经历过大风大浪,而周围一切也如他所愿平淡庸碌。那个人的出现打破了他的这种印象,他告诉他未来的生活方式,未来的建筑风格,还有不经意间暴露出的未来的科技水平,两个时空间的碰撞令他诧异。

  然而,诧异归诧异,吉枣从没想过深究。

  他在这里的时候吉枣不过觉得多了个客人,...

1 / 5

© 绅士贾 | Powered by LOFTER